腾的脸。我看他使劲将拳头收了又握,握了又收,最终咬牙切齿憋出几个字。

  你竟然敢。

  我不躲不避。

  对,我敢。你不是一直都骂我神经病么?是的,一沾上许灼这两个字,我就会变成神经病。其实你早点清楚也好,免得真的对我生出多的挂念。那样多不好啊,交易最怕的,就是牵扯上人情。

  我还想要继续往下说,陆轻舟却抬手,重重挥了我一个耳光。是真的很重,因为我在瞬间感觉到,耳朵嗡嗡作响。我很想跳起来和他拼了,骂他有什么资格打我,却连张牙舞爪的力气都没有了。方文好心的上前来要送我离开,陆轻舟却怒喝着要他滚。

  彼时的陆轻舟,就像一头被激怒的狮子,要保护自己的领地,而我就是那只不小心越过了他的地盘,还在上面肆意撒野的动物。他更靠近了,拇指与食指紧紧握住我的下颌骨,逼得我吃痛地抬头。我似乎瞥见了他眼里,漫天飞舞的尘埃。

  这样的姿势只维持了一会儿,陆轻舟终于放开对我的钳制,将我的脑袋扭向一边。

  我真想掐死你。

  但是,你不配。

  那天,明明没有风,我却觉得心里一阵呼啸的难过。

  最后是方文将我送回甘蒙那里,下车的时候,他叫住我,少了以往的咄咄逼人,他盯着我脸颊上还未消下去的红晕道。

  谢谢。

  我裂开嘴笑。

  不要谢我。我不是圣母,如果有多余的选择,我一定不会这样做。

  我给甘蒙说,已经准备好了要去b市,甘蒙扬言要跟随我一起。我说别别,不要因为我的原因,而打乱你原本的生活。她啪地给了我脑袋一下。

  你傻x啊。我在这里又没有正式工作,什么生活不生活的?再说,我现在一上街,就生怕碰见老熟人。你知道的,毕竟我不是真的想要错过北广。我说对,你走了,北广呢?她很得意的hi一声。

  早就私下商量过了,我们早就觉得,望城不是一块风水宝地。

  我特别感动,其实自己一个人独自闯到另个完全不熟悉的城市,我真的有些忐忑和害怕。而如果有甘蒙河北广的陪伴,前路再黑,我想,我也能够抵挡。

  没几天,方文就给我打了电话,告诉我毕业证寄到甘蒙家了,连带着机票一起,是下个月中旬的,正巧是圣诞。

  离开的前一晚,我去找了陆轻舟。

  我知道他不会再接我电话,于是找了方文带话,我说,怎么他也对我好过,礼貌道别,还是有必要

  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 第1页 / 共5页